三农问题和出路
分类:网络营销 热度:

通过普遍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,一是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,二是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土地对农民的束缚,让大批农民走向城市,部分或大多地转向别的产业。尤其是后一点,是一个巨大的进步。当时提的叫联产承包责任制,解放农民的生产力,丰富市场供应。这确实是解决了过去统的过紧产生的问题。但变成分田到户后,一个问题又突出出来,那就是小户经营不符合现代农业产业化的规律。没有一个广泛而坚强的集体经济与联产承包相辅相成,我们的三农确实存在着一种停滞、分散、落后的现象,基础的工作容易处于无人管也难管的状况。对我们农村工作正反面的情况综合分析∶这一块得看到解放生产力的有利的一面,也要看到集体化的重要意义和坚持的价值。当时,浙江提出一个“双层经营”的思路,就是分一部分,村集体继续掌控一部分,多种经营和集体经济同时发展。这个好思路,可惜没好好地实行起来。从现在看,三农问题解决的好的,都是集体经济雄厚的。现在,又增了一个合作社的一层。这个“三层经营”搞好了,三农才有出路。

一,要坚持解放农民生产力的方向,引导一定的农村劳动力的外出经商务工,逐步实现一部分农民在某种程度上的脱农为工为商。这里还有一个我们将就要面临的问题,就是他们的农民身份和农村土地资源占有的问题。早脱虽然理想,但现实又需十分慎重对待。要先创造一个就业保护和社会保障的大环境后,再引导一种彻底的脱农。要有一个完整的法制模式,用以城市居民的社保、医保标准和就业机会,来换取他们对农民身份农地使用权的放弃。这虽然是个方向,但急不来,条件越成熟时让他们自愿地自然转换,社会代价就越小。有一点可以重新明确,联产承包制不是分田到户,土地还是村集体的,现在分的只是使用权。从长远看,脱农的这部分人的使用权最终在社会整体发展后,是要归还村集体的,这对留在三农的人,才是一种公平。但现在条件还不成熟,得先在户籍、社保、就业、就学等各个方面先把条件创造起来,而且一定要建立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。将来,我们的村集体完全可采用以色列那种农村公社的灵活模式,一种是完全的离开,一种是完全的留下,还有一种是工作脱农但身份不脱农,按时向村集体上缴一定比例的自身收入,随时可回到这个村集体,并亨受村民的同等权利。

二,坚持土地的村集体所有制。将来,村集体经济要成为农村社会、经济的一个重要框架,农村养老、基础设施建设、社会事业的发展,都需要这个框架来支撑的。所以,要把这项工作作为县乡二级最主要的工作之一,先真正帮助各村把集体经济部分的架子塔起来,再把帮助他们发展壮大作为实际的工作。

农村的出路,便在于建设双层经营体系,村集体经济要实起来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能再搞工业的村搞村集体经济容易,但工业的集聚不可能再出现大面积的村村开花,大部分村至多也就搞搞农产品加工,这也很好呀,对一个村,真的搞出一村一品,也就多少有点集体经济了。另外,村集体完全也应该留部分土地,搞多种经营,承包也好,责任也好,总的有一笔收入用于公共吧。要大力扶持把村集体经济搞上去,然后逐步过度到规模化、合作化、集体化,规模化、合作化、集体化的这面旗要大胆扬起来,从现实出发,从未来着眼,有条件的先搞,来带动一片。若今天还坚持只分田单干才是农业、农村的出路,那就不是讲科学。分户的单层是解决不了很多问题的。当然,村级财务公开也是另一个关键点,集体经济要坚决不能成为一些村干部个人消费的小金库,先有后管,二个都不能少。有些事情一时也急不来,还是先从加强集体经济下手好,这个强了,就补的了农,重新集中起来经营也就不难了。南街村、华西村是典型。其它村一时比不上,但朝这条路走,总比任之自生自灭任之单干好。

三,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必然是规模化、集约化、机械化,但在中国,土地对农民的重要性,是生存的关系,中国的农民又是人口的大头。这个矛盾,只能靠社会主义方向来解决,只能通过逐步将一部分人口从农村农业上转移出去来消化。当前中国大面积存在的半脱农的现象,是一个过程,是一种现实的存在,对农业生产本身和城市化的健康进程以至社会稳定,都是不利的。我们要面对这个问题,虽然一步到位解决是不可能的,但许多事情还是可以做的,有这个土地村集体所有在,就有一个调节的“水库” 在。要在这上面稳妥地做好一部分人脱农的文章。我们对这一项工作的要求是十分细致的,要以引导为主,先修渠,再分流。一种是脱离农村,但又该包含放弃和保留农民身份二部分,从长远看,放弃的该在进入城市社保体系外还有个补偿(犹其是保障性住房对宅基地的一种置换方式),保留的该为此向村集体上缴一定比例的收入。另一种是脱离农业但不脱离农村,这就应该根据具体情况,条件成熟的,可组建农工队、农业公司,就是集中承包到一些农业大户手里也可,政策一定要有一个利益保障和目的指向。国家在财政情况的具体条件下,要对农业基础设施进行有效的补贴投入,村集体也可在这方面量力增加投资,逐步集中起来搞起农业生产的现代化、机槭化。使农业这一块,永远是我们国民经济的坚实的基础。解决这个问题,急不来,也慢不得,一步一步还是得去走。不去基层做扎实的工作,问题就还窝在那里,适当的推一推,拉一拉还是必要的。这个关键就在县乡,集体化不是一种落后,而是一种进步,在怎么走的具体上,允许探索,只要土地村集体所有还坚持着,对于每一个村,就是集中没搞成功再分散也不难的,这个东西,可交给村民大会决定。本人以为,这个主流,肯定还是一种集中。

四,不断加强财政对农业生产的直补,在整个社会构架内,努力平衡农业所应得到的利益。确实,随着社会的发展,分户单干的许多弊病也凸显出来。在农田基础设施建设上,投入的问题突出起来了,许多农田基础设施建设还在吃前三十年的老本,连基本的维修、维护也有不少的问题,更不用说新的投入了。分散经营让整体的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很难搞起来。此外,农业科技和农机虽有一定的发展,但只能寄希望在社会化服务上,其中过分的小而散,让农业科技和农机的发展施不开大身手。同时,对于农产品价格的问题,与工业产品价格有所悬殊,但为了整个社会的稳定,又不得不进行控制,让它保持在一种低价位上。政府己经采取了许多措施,包括减免农业税,增加各类补贴,但补贴力度还是有限的。农民的收入,仅靠农业生产,很难上去,而农民又占中国人口的大多数,他们的收入上不去,就永远是贫富悬殊的一个大头。农业的稳定和发展怎么办?总不能让占大多数人口的农民总是贡献多获得少吧?这个问题确实太复杂,也太重要。有的事情,还是的一步一步慢慢来。对农业这个问题,我们还的实事求是,还的寄希望于二、三产的发展来消化、转化更多的农民,同时,真正下大力气去发展农业合作化,有条件的地方,应该也重新鼓励某种程度的集体化,政府在农田基础设施建设、农业科技和农机上的补贴和投入,要有一个对合作化、集体化的引导性的优先。同时,不断加大补贴的力度。不收农业税了,但对抛荒要有一个惩罚性的制度。村集体完全可掌握一部分土地,平时可按季包给种粮或经营大户,又可随时调节外出务工经商人口的回乡承包土地所需。对村民待遇,进一步完全可学习以色列新式公社的模式的一部分,村民有外出选择职业的自由,但要保留村民身份,必须每月缴一定金额给村里,永久保留自身和直系后代承包份内土地和亨受村集体福利(如宅基地)的权利;亦可领取一定的补偿金,完全放弃自身和直系后代承包份内土地和亨受村集体福利(如宅基地)的权利,成为城市居民。农业人口向城镇转化了,留下的人拥有更多的土地资源,机械化、合作化、集体化、社会服务化的路都可走,政府再加大补贴的话,农民的收入才有可能成倍的提高。

上一篇:华为与威派格签署合作协议,加速水务行业数字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